0.2°C

人渣反派的穿越之旅(主角非好人)

/无后续/
/未修改/
/我是一条咸鱼/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早知道就不该走夜路,碰到那个疯子可真够倒霉的。不过那个疯子说的没有错,他是一个人渣,不仅是人渣,还是小说里说的那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反派。金硕珍一边想着一边摸了摸头上的绷带,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
金硕珍拿起一个苹果,准备在经纪人来之前先填填肚子,他自己推测是某个粉丝在路上看见他,帮他打了120——床头的花束足以证明他的猜想,除了粉丝谁还会特地送了花呢?金硕珍慢悠悠的取出夹在粉色玫瑰中的纸片。


“硕珍欧巴,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哦!”可爱的字体,一看便是个小女生,句末还添了一个可爱的小爱心。金硕珍嗤笑了两声,撕碎了随手将纸片和果核一起扔进垃圾桶里。



一个苹果下去,金硕珍感觉心里有了填饱肚子满足感,打算拿起手机和经纪人联系。


说来也奇怪,按理说早该有记者混进来偷拍他,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推开这间单人间来烦他,外面也是静悄悄的,没有医生护士之类的脚步声。


金硕珍从枕边拿起手机,手机从他醒来之后就端正的摆放在那里,小巧的外形,粉嫩的颜色……


等等!粉色?金硕珍吓得手一抖,小巧的翻盖手机啪的一声从他手里摔到远处的地面上。


他的手机明明是他自己代言的产品,顺应当代潮流的suga VX,怎么也不会是一个翻盖手机,还他妈的是粉色的。


用这样的手机还是在十年之前,那时他还是防弹的一员。


是谁?是金泰亨还是朴智旻,难道当年的那场火没烧死他们,现在是特意送来手机来恐吓自己吗。


金硕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扑过去想要打开手机一探究竟。他的信号素已经不受控制,甜腻的奶香味混着辛辣的龙舌兰在这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恣意挥发。


就在他要打开手机时,身后的门锁舌轻响。


随即便是一把诧异的上扬声音:“哥?你在做什么。”


是朴智旻。金硕珍额头上的汗如雨下,一时间信息素更加猖狂。金硕珍战战兢兢的回头,他还记得朴智旻和他一样都是alpha。如果不是当年骗了他和金泰亨,他面对一个alpha和一个beta ,完全没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葬身于烈火中。


明明他已经看到了他们俩被烧焦的尸体,也亲眼看着他们被火化送进骨灰盒里。


为什么,为什么还能出现在他的面前?


金硕珍恐惧的看着朴智旻,下意识的捏紧手里的手机。




朴智旻赶完通告,匆匆赶来想要看一眼哥哥,却没想到一推门看见哥哥鞋也没穿,趴在房间的地上想要拿手机,甜腻辛辣的信息素在空气中弥漫。


见金硕珍听见他声音之后僵硬回头,头上脸上全都是汗,朴智旻感到有些奇怪,强忍的不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又问了一声:“哥你身体不舒服吗?”说着向前走去,想去将他的哥哥抱回到床上。


察觉到朴智旻的意图,金硕珍瞳孔猛的放大,弹起身体,整个人向后爬了好几下,躲开了朴智旻的手。


“你别过来,别过来,智旻,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,我也是没办法啊。”他没法冷静下来,自己亲手送进棺材里的人居然活生生的出现他的面前,像没事人一样的朝他走过来,金硕珍的嗓音染上了几分惊恐的哭腔。


“什么当年的事,哥你是被砸糊涂了吗?”朴智旻更加奇怪,不顾金硕珍怎么的挣扎,还是将他抱起来放回到床上。


空气中金硕珍的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严重干扰了朴智旻的情绪,朴智旻被挑衅的火气渐长,逼着他也很想放出信息素与金硕珍对抗。


朴智旻用袖子擦了擦金硕珍额头上的汗,按住他不停乱动的手脚,皱着眉想按铃叫医生过来。


再不来个人,不光他受不了金硕珍信息素的疯狂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与之对抗,金硕珍的身体也会因为信息素的不稳定而遭到严重的损伤。


这个哥体质本来就很特殊,这样下去只会更难办。



朴智旻当下就做了决定,他利落的翻身坐上金硕珍,压制住他的腰,一只手抓住他不断挥动的双手,一掌劈下。


金硕珍在床上晕死过去,一动不动,龙舌兰的辛辣味渐渐散去,只有温和而又甜腻的奶香味还在空气中徘徊不去。


一套下来,朴智旻也出来一身冷汗,看着床上终于安静下来的金硕珍,朴智旻一边揉着刚刚被无暇顾及的金硕珍的腿踢到的背部,一边给几个哥哥弟弟一一打了电话发了短信,最后才按下铃呼叫医生和护士。


还好和柾国学了几招,朴智旻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,美滋滋的想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