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.2°C

记一次过去

偶然翻到我小学朋友的空间,我们两个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。


其实她做什么都挺有天赋,从小就是,会跳舞会唱歌还弹的一手好钢琴,画画很好好,当时我们之间什么小花小人都是从她那里流出来的。而我呢,因为家境实在很一般,小时候身体也不是很好,想学的东西都没有学。


我小时候是很羡慕她的,作为她的同桌,连她抄笔记的模式也要学来。


她现在过的很好,活的很精彩,去过很多地方,交了很多朋友。


我还在那个小城里,为高考苦苦挣扎。


她走了艺术,学了美术,空间里有她的画作,我这个不懂什么的也觉得画的很好。


我过着平凡的生活,学会抓住生活中的灵感,然后编辑成文字。


其实我挺喜欢播音的,也想学编导,说不定哪天我就在电视机里挥着手微笑,又或者半夜吸溜着泡面改剧本。


哪有那么多其实,对我来说一切不过是庸人自扰。


我连和我母亲说:“你带我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。”这句话都不敢,我怕她不信,更怕她一脸失望,骂我就是不上进太闲了。


也是,我还没想死,可能也没到那种地步。


我承认我嫉妒别人的话,讨厌自己的坏;

我缺点很多,优点很少;

我总揣测别人的恶意。


灵魂生疮,肉体遗痛。

提笔一二,意在安己。


“矫情”二字,最适合我。
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