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.2°C

猜想

以下均为本人猜测,请勿上升真人


吃了这么几天瓜,我自己是觉得。


wdc可能是双,但是更偏向于女生。就是说,他可以接受bf,但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。(我觉得这可以支持有说法16关系缓和?当然是私下的缓和,不是饭不太清楚)

家庭对他的影响应该蛮大的。


yyl的性格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应该慢慢来,却逼的太紧。他追的越紧,wdc退的越多。


也别说yyl还交往了其他人,wdc对他来说就是白月光、朱砂痣,得不到才会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碾磨出他的好。


可能真的试过,但是真的接受不了。所以两人闹掰,无联系。


但我不靠谱的说一句,处女座真的挺爱吃回头草,如果真的决定下来,he也不算没可能。


那be了……祝他们各种幸福。


记一次过去

偶然翻到我小学朋友的空间,我们两个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。


其实她做什么都挺有天赋,从小就是,会跳舞会唱歌还弹的一手好钢琴,画画很好好,当时我们之间什么小花小人都是从她那里流出来的。而我呢,因为家境实在很一般,小时候身体也不是很好,想学的东西都没有学。


我小时候是很羡慕她的,作为她的同桌,连她抄笔记的模式也要学来。


她现在过的很好,活的很精彩,去过很多地方,交了很多朋友。


我还在那个小城里,为高考苦苦挣扎。


她走了艺术,学了美术,空间里有她的画作,我这个不懂什么的也觉得画的很好。


我过着平凡的生活,学会抓住生活中的灵感,然后编辑成文字。


其实我挺喜欢播音的,也想学编导,说不定哪天我就在电视机里挥着手微笑,又或者半夜吸溜着泡面改剧本。


哪有那么多其实,对我来说一切不过是庸人自扰。


我连和我母亲说:“你带我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。”这句话都不敢,我怕她不信,更怕她一脸失望,骂我就是不上进太闲了。


也是,我还没想死,可能也没到那种地步。


我承认我嫉妒别人的话,讨厌自己的坏;

我缺点很多,优点很少;

我总揣测别人的恶意。


灵魂生疮,肉体遗痛。

提笔一二,意在安己。


“矫情”二字,最适合我。



只有一个情节对我来来说记忆深刻:


“ ‘冯晖……’他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,冯晖依旧在睡梦中。

他将自己的身体再贴近了一些,然后,就这样着抱着冯晖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林承忆均匀的呼吸声在冯晖耳边起伏着,冯晖缓缓的睁开了眼,但他没有动,也什么都没有说。他就这样,继续睡了过去。”

林承忆爱,或者说是喜欢冯晖吗?

我想是的,他没有去叫醒冯晖,而是抱着他睡着了,应该是爱着的。

高漩最后去了温哥华,看见两个男生抱在一起,林承忆的头深深贴在了冯晖肩上。终于,那天夜晚的将要靠近终于是靠近了。

他们可能说了什么,也可能什么都没说。

林承忆对冯晖的温柔和主动,让本性善良的冯晖做不到亲自去杀了一个这样的人,但他也无法原谅林父的所做所为,没有拿回那瓶“可以忘记忧愁”的药。

我想他们如果多一点时间,或许会在一起,或许是朋友,也可能是陌生人。

然而一切的可能,都留在了波士顿的地铁站里,孤独的死去。

。。。

卡文了朋友们…

脑洞

“阿汝少爷。”


“阿汝也是你配叫的吗?”



他低垂着浓密纤长的睫毛,似花间欲飞的蝴蝶,在阿汝的心上轻颤了两下。

虞姬的妆容还未卸净,眼角一抹飞红晕染着一番水意朦胧的媚意。



笔将未歇。



他们俩的命,就从此刻开始,牢牢地系在一起了。

啊啊啊啊我粉丝破百了啊!!!!!!是不是要庆祝一下!

人渣反派alpha的穿越之旅(莫名其妙的后续一)

/私设ABO世界观/
/AA/
/非好人/

前文可戳tag






前方正文预警









金硕珍蜷缩在病床上,背对着朴智旻,拒绝和他说话——实际上他们也没说过几句话。



医生劝朴智旻为了避免金硕珍再受到刺激,最好先离开,但朴智旻还是固执蹲在病房门口,可怜兮兮的看着金硕珍的背影,等着金硕珍什么时候能回过头来看看他,像以前一样摸摸他的头,亲亲他。



久到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朴智旻由蹲姿改为坐姿,腿部几乎失去了知觉,酸麻胀痛的感觉还有着上延的迹象,床上的金硕珍才动了动他的身体,将自己转了过来。朴智旻心中一喜,却看见金硕珍墨黑的瞳孔盯着朴智旻,缓缓开口问了一句话:“你对我有多少了解?”



随后一抹极浅极淡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,似月光笼罩之下,山涧里的一团冰冷雾气掩盖下的寒潭,带着深不可测的恶意,水面下则是翻腾着的血气。



也许那不能称之为微笑,因为仅仅一闪而过,像是错觉。



朴智旻却觉得全身不舒服,不仅是因为金硕珍冷漠的态度,他的表情太过冷静,甚至达到了可怕的地步,与之前的大吵大闹犹如精神病的状态相比,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。他认识的金硕珍,眼神温柔又活泼,而面前这人……



他急着赶来,没有吃早饭,干呕了几声,胃里极不舒服,想站起来却因为蹲了太久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倾去。他看不懂面前这个人,明明是一样的脸,犹如换了一个芯子,诡异之处却在于壳子还是一样的壳子。



还未等朴智旻摔倒在地上,金硕珍早就眼疾手快的跳下床,稳稳的扶住他,在朴智旻精神恍惚的看向他时,关切的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啊?”



一瞬间,这个人又戴上了另一副可亲的面具。好巧不巧,这正与朴智旻印象中的金硕珍相符合。



人在剧烈的精神冲击之后,总是愿意依偎着自己信赖的人。





金硕珍扶着朴智旻坐到沙发上,因为某些原因,他不想让朴智旻躺到床上去。



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朴智旻都控制不让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来,金硕珍才能行动自如。



“我感觉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什么也不记得了,你可以告诉我吗?”金硕珍有些惊讶的看着将自己牢牢抱住的朴智旻,问道。



朴智旻吸了吸鼻子,说:“哥被anti攻击了。喏,你看你的头。”金硕珍摸了摸脑袋上的绷带。



“anti?那我是演艺圈的?”金硕珍听到anti一词,眼神亮了亮,说不定是老本行。



“是啊,哥是最好的演员!我是哥的助理。”朴智旻骄傲的说,看到金硕珍满足的神情,又补了一句,“也是哥的男朋友。”



他是我的助理……哦……不错,等等他后面说了什么?男朋友?他是我的男朋友?朴智旻,一个alpha,是我男朋友?
金硕珍一把推开朴智旻,愣愣的坐在那里,这信息量之大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。



他翻看了原来的那个“金硕珍”的手机,却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通讯录里也就寥寥几个人,朴智旻的名字尤为引人注目,备注里写着“最可爱的人❤️”,聊天记录里也没有什么过分的内容,多是和这几个人约着一起出去玩,他自然的以为是原来的“金硕珍”和这几个关系相当好,却不曾想到和朴智旻还有这样的关系。



朴智旻倒是没什么诧异的,自己默默的又黏到金硕珍身上,百无聊赖的拨弄着金硕珍小巧可爱的耳垂,直到连整个耳朵泛起淡淡的粉色,便一口含住了,柔软的舌尖将耳垂翻来覆去的吸吮玩弄,直至金硕珍红着脸的推开他。



倒不是金硕珍早不想推开,只是很奇怪的,这副身体好像很喜欢这样,让金硕珍忍不住沉溺其中。



等到朴智旻的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时候,金硕珍才一惊,推开了他。愤恨的瞪了他一眼,只是那面如粉桃,眼里泛着点点泪光,春水荡漾,毫无说服力。朴智旻舔舔唇,将金硕珍按倒在沙发上,放出信息素。



空气中弥漫着牛奶的香甜气息,还带着一点腥味,金硕珍身子一软。



金硕珍大惊,即使这个世界与自己的世界有太多的不同,但他能确定,这具身体,绝不是会对朴智旻的信息素有反应。



“原来”的金硕珍,是一个alpha,而这个朴智旻,也是一个alpha。



“我是哥不唯一的。”金硕珍正欲开口询问,却听见朴智旻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。只是他手上动作仍不停,小心的扶着金硕珍的头,很快将金硕珍身上的病号服剥了个干净。



和金硕珍相识二十年之久,刚开始的十三年,是金硕珍认识的可爱弟弟,后来的五年,是金硕珍最好的朋友,之后的两年,是金硕珍重视却不唯一的男朋友。



不唯一,这三个字在朴智旻心里压了太久,是他午夜时分,梦见金硕珍在其他人身下辗转呻吟的梦魇。




也许这次金硕珍失忆,他能在他心中谋取更重要的地位也未尝不可,朴智旻想着。而之前金硕珍表现出来的异象,被这欣喜若狂的念头压了下去,甚至在未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朴智旻都认为那是错觉。




饶是金硕珍是一个身强体壮的alpha,但醒了不久,根本使不上什么劲儿,朴智旻又力气奇大。手脚并用,却推不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朴智旻。盯着这个自己前世的仇人,现在的情人,金硕珍绝望了。


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一个熟悉又冷漠的声音传来,金硕珍感觉身上朴智旻动作一愣。



那个人缓步走到两个交缠的肢体跟前,将金硕珍从中抽了出来,抱回了床上。金硕珍这才确认了他是谁。



空气里牛奶气味被更浓郁的玫瑰花香所取代。





关于文

顺利的话放假期间会更新反派alpha一章或天真
然后我就高三啦,暂退

会更新吗

天真会更新吗???
指控会写吗???
《xx计划》系列还会写吗???
人渣alpha还有更的可能性吗????
来个人帮我做个决定吧,到底写哪篇

还有我的24天,到现在才第一天😂😂😂

我有一个脑洞,等我找好照片